逃犯条例让不信任感全面爆发 何韵诗:中国可以封杀我的歌 却阻

482次浏览

编按:当台湾庆祝端午时,香港酝酿了一场史上最大的「反送中」游行,面对中共威权,坚决捍卫民主价值,「今日香港、明日台湾」,是选举口号,还是预言呢?《今周刊》邀请知名评论家范畴为文,并访问了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香港歌手何韵诗,分享他们如何关注这场民主运动。

我昨天(六月九日)在现场留到十点多游行结束,回到家后,还看着网路上的现场直播。大部分留在现场的年轻人,手上都没有任何武器,只有一瓶水。从五年前雨伞运动之后,警方在武力上、训练上有所提升,但昨天,他们全副武装地驱赶群众,有些人只是坐在草地上。他们这种使用武力的方法,其实很荒谬。

从雨伞运动到「反送中游行」,香港在这五年间,整个社会、政治都在面临温水煮青蛙的处境。许多雨伞运动的参与者,都被「修改」、被「惩罚」,有年轻人被抓进监狱,面临六年、七年、八年的刑期。中国想要一条一条修改法律、一人一人监控,慢慢将香港变成中国能够控制的地方。

香港是个很「急」的地方,很习于一行动就要看到成果,雨伞运动之后,因为成果不明显,所以香港社会瀰漫着一种低潮、失望、做什幺都没用的气氛。

修例碰触底线  不信任感爆发

然而《逃犯条例》触碰到我们最不能接受的底线。这幺多人再次走出来,代表民愤不是一天、一个条例而成的,那是五年来,对香港政府所累积出来的「不信任感」,香港人本来对中共就完全没信心,这次,对香港政府信心度也下降到零。

中国法治大家都清楚,任何人被抓,就可能被定罪。《逃犯条例》应该建立于「两国」、「两地」都拥有透明的司法制度之上;如果没有公平审判,香港政府又听从中国发落,那香港人当然会非常担心。

但虽如此,我觉得,看到这幺多想法一样、我们以为已经放弃的人又走出来,还是很鼓舞人心的。香港人还是中共不懂的人民,没办法用他们对其他中国城市手法去对付。「雨伞运动」撒下了种子,放到泥土,现在开始又长出来。就算他们星期三还是通过《逃犯条例》,但这不代表他们可以控制香港,如同控制北京、上海。

我们都知道,抗争可能不会有立刻的成果,但是我们能够互相提醒,有耐性,让抗争扩及民间,不以单一办法、单一团体,而是藉由自己的方式、空间,进行不只一天、两天、一周的Battle,不要消耗意志,进可攻、退可守。经过雨伞低潮之后,我们可以重新打开一个新的篇章。

雨伞运动之后,我被中国封杀,但我开始使用各种方式,把平常争取一个机构的赞助,改变为争取集体赞助,五年间,我做了四个大型演唱会,都是爆满的。

极权政府,最害怕的就是创作者,你可以下架我的歌,但一本书、一首歌、一篇文章,却能用各种方式记录,用创作发声,那是去发动、团结、鼓励大家的工具,绝对不能小看。

何韵诗(左三)长期关注香港民主、人权运动,九日也上街头,与百万港人抗议《逃犯条例》。(图片取自HOCC脸书)香港运动雨伞中国条例台湾不信任感何韵诗香港政府游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