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5大癌杀手鼻咽癌居头颈癌之冠

610次浏览
大马5大癌杀手鼻咽癌居头颈癌之冠大马5大癌杀手鼻咽癌居头颈癌之冠

(吉隆坡讯)癌症是从正常细胞、异常细胞或分化不良细胞,逐渐发展成肿瘤,并可进一步扩散成为有侵略性的恶性肿瘤或癌症。

耳鼻喉及头颈外科顾问黄伟祥医生(Johnson Ng Wei Siang)指出,患头颈癌(head and neck cancer)的风险因素有普遍和特定之分,普遍因素有老化、抽烟、酗酒、家族遗传提高患病风险所致。

他说,特定风险是指特定癌症的特殊因素,例如鼻咽癌(nasopharyngeal carcinoma,NPC)主要与EB病毒(Epstein-Barr virus,EBV)感染所致,一些饮食习惯如长期食用鹹鱼等防腐剂含量高的腌製品,也会提高罹患鼻咽癌风险。

“一些族群如印裔罹患口腔癌的机率比其他族群来得高,主要因素是他们喜爱嚼食槟榔。口腔癌及扁桃腺癌的发生也与HPV16型病毒感染有关。”

他表示,鼻窦癌是罕见的头颈癌,而长期暴露在木尘工业的人是罹患鼻窦癌的高风险群。

最多华裔患鼻咽癌

他指出,人体的淋巴组织就像一道过滤系统,任何的感染或癌症病变首先会出现在淋巴结,例如喉咙发炎的时候,我们会感到喉部有一肿块,那就是淋巴结反应,一旦病癒,肿块也会消失,但是发生在淋巴结的癌症就不会痊癒和消失,反之继续成长,甚至扩散至其他部位。

他透露,头颈癌的症状胥视癌变部位,例如癌变发生在声带,病人就会有声音变异、嗓音嘶哑如“马”般的症状,有些病情严重的病人更有呼吸困难的症状,这是咽喉处的肿瘤越来越大,气管则越来越小,空气可以进出的空间非常有限所致。

“在马来西亚,鼻咽癌是头颈癌中盛行率最高的一类,同时也在我国癌症病发率排行榜中位居第五,在性别与种族比率中,以男性和华裔患者居多。”

“华裔是鼻咽癌的好发群,这可能与基因和饮食有关。研究发现,中国南部的鼻咽癌病发率特别高,许多从中国南部移居海外的华人也比居住地其他种族有较高的患病风险。另外,华裔比其他种族爱吃腌製品如鹹鱼,因此,提高了患病风险。”

越早医治疗效越大

“通常,病人出现相关症状并前来挂诊时,我们会进行一系列的问诊和检查,包括使用内视镜检查耳、鼻、口腔和喉部,以确定是否阻塞,最后需要抽取一些细胞或组织送检诊断。”

他表示,活检诊断只是癌症确诊的第一步,接着,我们需要为癌症的阶段分期,当中涉及了造影检验,例如磁力共振造影(MRI)、电脑断层扫描(CT scan)、正电子扫描(PET Scan)等。

“如果病人对治疗没有信心,我不反对病人向其他专科医生谘询第二意见,但是这个动作要快,因为癌症的发展迅速,如果病人继续拖延,癌症可以进一步恶化,这将导致治疗变得更加困难和複杂,可扭转的机会也变得更有限了。”

“临床上有的病人因转向传统和自然疗法,因最终没有获得应有疗效而回到正规的治疗,结果耽误了时间和病情。越早确诊和治疗,可获得的疗效就越大。”

TNM了解癌症分期  勿盲目切除肿瘤

黄伟祥透露,癌症的治疗主要是根据病人及肿瘤的状况而定,不能只是盲目治疗病灶或切除肿瘤,而是要胥视整体状况提供相应的治疗。

“一名年轻的病人及一名八九十岁的年长病人患上相同的癌症,两人的治疗可以完全不一样,还有一些患有其他疾病如中风、心脏衰竭等,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因素,我们希望病人接受治疗后,比治疗前更好,而不是比治疗后更差。”

任何治疗都会有风险,关键在于风险与好处的平衡,他建议病人接受好处大于风险的治疗。有些年迈的病人体弱多病,不适合手术,只好选择姑息治疗,以便在临终前的日子不那幺痛苦。

结合头颈癌手术  重建术修复切除组织

黄伟祥表示,有时候,一些恶性癌细胞已经入侵至脸部骨骼、眼睛、舌头等部位时,手术除了切掉肿瘤,也要切除已被侵略的部位。所以,头颈癌手术常常需要结合外科医生进行重建术,以修补切除组织。如果癌细胞已入侵淋巴结,那幺手术也需要清除所有淋巴结。

他提醒,舌组织切除后影响发音和吞嚥,即使进行重建术,病人常见也会有进食困难的问题,有的病人需长期通过腹部或鼻子接管餵食。

“声带癌(larynx cancer,或称喉癌)如早期发现可通过化疗或手术解决。但是,很多时候病人都是在中晚期时才被确诊,需要进行全咽喉切除术(laryngectomy)。”

“手术后,病人仍可进食或吞嚥,只是没有了咽喉,病人‘有口难言’,需要通过无喉复声法说话。病人可以选择使用电子人造喉门发声,但说话音调无高低起伏如机械人。不然,病人也可以进行第二次手术置入人工声瓣,只要按着喉部即说话。”

“还有另一种选择是食道语(esophageal speech)训练,依靠食道的震动发出声音,但是对许多病人来说并不容易。”

大马5大癌杀手鼻咽癌居头颈癌之冠